法务公告:
 
 鉴真东渡
   学经弘法
   慷慨赴日
   六次东渡
   鉴真群像
   中日友谊的见证
   唐鉴真和尚东渡行迹图
   鉴真和尚双目有没有失明
   中日佛法传播大使
   海南——南山
   大明寺迎奉3颗舍利子
   日画信亲善大使朝拜鉴真
 鉴真史迹
   鉴真史迹
   鉴真年表
 传播文化
   佛教戒律
   建筑和雕塑
   书法、绘画与刺绣
   语言和文学
   医药和饮食
 历史影响
   公元763年纪念鉴真圆
   1963年鉴真圆寂12
   1980年鉴真像回国巡
   2003年纪念东渡12
   2010年鉴真坐像回扬
   法务赠大僧正唐鉴真大和
   唐扬州大云寺鉴真传
   千载一时的盛举
   邓小平:一件具有深远意
   来到了鉴真大师的故乡
   鉴真——中日文化史上的
   鉴真,一位值得永远纪念
   秉承大师遗德 发展中日
   鉴真,一位值得永远纪念
   弘扬东渡精神 共创美好
   千载一时两圣贤

六次东渡
导语:
    决心已定,他们便着手为远航做各种准备。广陵郡司仓参军李凑,受李林宗的嘱托,为荣睿等修造大船.筹办粮食给养。但除荣睿等以外的大批僧众并未获得政府的许可。为了不致引起唐朝政府的阻碍,荣睿便假称是循海道到天台山国清寺去供养僧众的。在此名义下……

既济寺造舟备粮预东渡 

  第一次东渡 决心已定,他们便着手为远航做各种准备。广陵郡司仓参军李凑,受李林宗的嘱托,为荣睿等修造大船.筹办粮食给养。但除荣睿等以外的大批僧众并未获得政府的许可。为了不致引起唐朝政府的阻碍,荣睿便假称是循海道到天台山国清寺去供养僧众的。在此名义下,他们抓紧备办各种用品,以及携回日本的经典、佛像等,积聚在荣睿寄住的既济寺中。普照等人则分别寄寓在开元、大明等寺,积极准备启程。自天宝元年(742)冬至次年春,准备工作大致就绪。不料, 祸起萧墙,从此揭开了东渡磨难的序幕。事端是道航和朝鲜籍僧人如海发生矛盾而弓起的。道航在众僧间表示,此次赴日即是向异国传播戒法,同行成员必须德行高尚,戒律整肃,且有一定的佛学修养,方能胜任;而同行中象如海,学行平劣,似不宜去。如海恼怒不已,便私下到淮南采访处置使衙门告发, 诬称道航等"造船入诲,与海贼连",谎称"复有五百海贼入城来",要内外合应,并说船已办好,干粮等物资屯聚在既济、开元等寺,要求火速拿办。采访处置使班景倩听后,一面对如海加以推问,一面差人捕捉荣睿、普照、玄朗、玄法及道航送官审问。直至通航说明是李林宗的供奉僧,系循海路赴天台国清寺供养众僧,并提供李林宗曾函致李凑请他协助的线索,才证实如海乃是诬告。如海被杖责遣送返俗。结果,官府仍判定" 海贼大动,不须过海去",所造好的船只没收人官,物品发还。第一次航海东渡的计划便这样被搁置了。


   第二次东渡 荣睿、普照觉得空还无益,仍决定请鉴真和尚一道赴日。出狱后,再度拜见鉴真和尚,倾吐了自己的心愿,并征求鉴真和尚的意见,希望他仍能率众弟子东渡。鉴真佩服荣睿、普照的意志,安慰他们总有达到目的的一天,答允尽一切努力,用一切方法来完成计划。当年十二月,经鉴真和尚出资,与荣睿等设法,以80贯钱买下了岭南道采访处置使刘巨鳞所属的军船一艘,雇好了18名水手,置备了干粮、药物.经典、佛像、法器、艺术品等,准备出海。同行的除鉴真外,还有祥彦、道兴、德清、思托、荣睿、普照等僧众17人,连同随船带去的玉带人、画师、塑像刻碑的匠人,共计85人; 又携青钱10千贯、正炉钱10千贯和紫边钱5千贯,于天宝二年(743)十二月从扬州举帆启程。 他们循大运河人江,然后东行入海,但行至明州余姚郡(今浙江余姚)狼沟浦,遭到恶风巨浪的袭击,船被击破,众人被迫登岸,潮水冲上岸滩,水到腰部,鉴真和尚坐在乌 草上,其余的人都淹在水中。时值隆冬,天寒风急,情景狼狈万状。船被毁坏,一时难以成行,只得先上岸住下,等待着下一次航行。 

 

东渡扶桑途中遇大浪破舟时情景《绘卷》中 
 
 
宁波阿育王寺,鉴真第二次东渡遇风覆舟,获救后曾居此寺


   第三次东渡 第三次航行是在一个月之后。他们修好船,移舶在大屿山,等天气风向转化后,开始启航。但在桑石山行进时,又遭到了大风,船飘来飘去,无法操纵。好不容易才靠近岸边,船又触礁破损,人船被搁浅在荒岩上,水米俱尽,饥渴3日, 困苦难当。幸好风定以后,被渔夫发现,才接济了水、米。又过了5天, 才有巡海官员来问明情况,报请余姚郡太守,把他们安置在遛 县〔今浙江鄞县)阿育王寺。 至此,第三次东渡计划又落空了。在阿育王寺,附近寺院的僧人闻讯而来,纷纷恳请鉴真去宣讲律学,设坛授戒。鉴真和尚先赴越州(今浙江绍兴)龙兴寺,随后依次应邀到杭州、宣州、湖州讲律授戒。其时,越州的僧侣得悉鉴真和尚要去日本.便向越州官府要求挽留,并认为鉴真和尚赴日,纯系日本僧荣睿的诱引,只要处置了荣睿,便很自然地打消了鉴真和尚的赴日计划。于是越州山阴县尉逮捕了荣睿,竟要递送进京。后来,方因病请假释,报称亡故免于刑。 


   第四次东渡 荣睿、普照二人,为了日本的佛教事业,坚邀鉴真东渡,矢志不拔,百折不挠,虽历经万般艰苦,毫无退悔之意。这种为佛教而献身的精神深深打动了鉴真。为了完成这一夙愿,鉴真派遣大弟子法进,带了两个管事,携带"轻货"(即名贵货物)前往长乐郡(治所在今福建福州)买船,同时采办粮食用品,为第四次东渡作准备工作;同时又亲率祥彦、思托、荣睿、普照等30余人,一路巡礼佛迹,取道南下福州。登山越岭,县经临海郡(今浙江台州),准备入永嘉郡(今浙江温州)进入闽境。不料此时又发生了意外。自鉴真和尚天宝二年冬离开扬州后,扬州诸寺院的僧侣对鉴真的离开非常惋惜。他们极其关心他的安危。他的弟子得悉他准备从福州出海,乃会同扬州各大寺院的三纲〔三纲即上座、寺主、维那,为主持佛寺的僧职)商议,说:" 我师大和尚发愿去日本国,登山涉海,数年辛苦,未能到达;沧溟万里,死生莫测,今后也前程难定。我们应告官将他拦阻。" 于是,他们联合申告州县,地方官又移牒江东采访处置使,下牒给所辖内诸寺院的三纲,寻访阻留。寻迹到黄岩至永嘉途中的祥林寺,才将鉴真和尚一行截住,辗转送回扬州,并下令加强守护,勿令鉴真和尚前往他国。扬州僧俗得悉鉴真和尚回扬州,纷纷前来庆贺,顶礼慰劳。但鉴真和尚却满腹忧愁,对因弟子的阻拦使东渡未成深感痛心,对灵 的举动极为不满。灵 为祈求师父的宽恕,每夜自初更侍立至五更,如此60日,再加上各寺院的三纲和高德僧侣代他缓颊,鉴真才予以宽恕。四次东渡失败,仍未能动摇鉴真东渡传法的决心。

 

本九洲萨摩半岛西南的渔村,鉴真一行到此上陆


   第五次东渡 天宝七年(748)春,荣睿、普照由舒州(今安徽潜山) 同安郡至扬州祟福寺,又和鉴夏和尚相会,筹划第五次东渡,筹划后即着手造船购粮,准备东渡。至六月,准备完华。这次同行的僧侣有祥彦、神仓、思托、光演、顿悟、道祖、如高、德清、日悟、荣睿、普照等,连同水手18人及其他随同人员共35人,于六月廿七日从扬州祟福寺出发,在扬州新河上船启程。先沿运河南下,很快便到了越州境内的三塔山,在那里停泊了一个月;遇好风航行至署(一作暑)风山,又停了一个月。当再次启程,到东海时,遇到了东北风,风涛起落,又把他们吹向西南方向。在海上的来回折腾,耗费了不少积存物资。普照只能每日给同行的人于中午时分发少许生米以充饥。舟中淡水又已用尽,半粒米都难以下咽。海水又无法饮用,碰到雨天,才有少许接济。如此艰苦漂行了半个多月,仍未能到达日本,而是漂到了海南岛的延德郡。


   延德郡别驾冯崇债得悉鉴真和尚到来,立即派兵400 人出至州城迎候,安置他们在州内大云寺。在这里,鉴真居留了一年。在他的主持下,修缮了大云寺的佛殿。冯崇债亲自率兵800余人,护送鉴真一行直至万安州。在万按安州受到当地大首领冯若芳的款待,供养3日。然后从海路抵达崖州(今海南琼山)。崖州游奕大使张云出迎,将鉴真和尚安顿在开元寺。在崖州,鉴真又主持了重建当地因火灾烧毁的佛寺,并再次登坛授戒,宣讲律学。不久,离开崖州从始安郡(今广西桂林)乘船循桂江东行,经苍悟郡到达高要郡。不幸的是,荣睿因长期辛苦跋涉,染上重疾,奄然圆寂。荣睿的去世,使鉴真深感哀恸。办完荣睿的丧事后,鉴真启程往南海褪郡(今广东广州)。逗留一春后,复乘舟北行,至始兴郡(今广东韶关)分别。鉴真自去余姚郡阿育王寺,临行前,他依依不舍,握住普照的手悲泣道:为传戒律,发愿过海,遂不至日本国。本愿不遂,于是分手,感念天喻!"这一年是天宝九年(750)。也是在这一年,鉴真因长期受暑热,身心不佳,患了目疾,虽经一胡人治疗,仍不能奏效,双目终于失明。对于这一位63岁的老人,确实是一个很沉重的打击。当他们行至吉州(今江西吉安),一直追随在他左右的弟子祥彦也因病去世了。这对监真和尚真是雪上加霜。经过种种打击后,鉴真心情沉重地经浔阳郡(今江西九江),登庐山,再乘船由长江东下至丹阳郡的江宁县(今江苏南京), 遍历金陵著名丛林。弟子灵 闻讯,从栖霞寺赶来迎接,一见师父,五体投地,悲泣不已。鉴真感慨无量,于栖霞寺住3日,离江宁东下过江回到扬州。 扬州僧侣闻得鉴真和尚回来,真如喜从天降,在鉴真从扬子亭既济寺小憩入城至龙兴寺的途中,陆上迎接者奔填道路,江中迎舟舳舻相接。鉴真回到龙兴寺安顿下以后,立即在龙兴、崇福、大明、延光等寺,讲律授戒,从无停断。

 

古黄泗浦鉴真第六次东渡启航处树立的石幢


   第六次东渡 天宝十二年(753), 日本第十次谴唐使藤原清河、副使大伴古麻吕、吉备真备等一行,来到扬州参见鉴真和尚。他们得悉鉴真曾五次渡海东去,准备向日本国传教,便奏请唐玄宗准许前往。但玄宗同时派两名道士一齐赴日,而日本国不祟信道教,遣唐使不便携带道士回国,只得奏请僧道一律不带。大使等表示,如鉴真自愿前往,则乘便船赴日,使团可以协助。鉴真和尚当即许诺,愿意赴日,了却心愿。可是扬州的僧俗都不愿让鉴真和尚赴日,对龙兴寺防卫甚严,难以成行。当时东阳郡(今浙江金华)仁翰禅师,知悉鉴真决心难移,愿意协助成行,乃密具船舫,在江边等候。鉴真和尚于十月二十九日夜黑后,趁人不备由徒弟护送,密出龙兴寺,至江头登船。其时,有沙弥24人,赶至船上悲泣相送,具言大和尚今赴日本,今生已无缘拜见,请求预结来生之缘。鉴真和尚也不胜依依,当场为这24人摩顶授戒。随即连夜启航,前往苏州附近的黄洫浦,搭乘遣唐使团回国的大船。 


   这最后一次同行的有:扬州白塔寺法进、台州开元寺思托、泉州超功寺昙静、扬州兴云寺义静、衢州灵耀寺法载、窦州开元寺法成等14人 ;其中思托、昙静、法载3人是第一次东渡时就发愿前往的,尤其是思托,前五次东渡都曾随行,艰苦与共,在前后12年中备尝辛酸、后来又为了追思大师的活动,曾撰写《大唐传戒师僧名记大和尚鉴真传》3卷,可借失传。同行的藤州通善寺尼智首等3人,扬州居土潘仙童等3人, 以及胡国人安如宝、昆化国人军法力、眷波国人善听等,总计24人。随带的有《大方广佛华严经》等各种佛经、论、疏等84部,共300余卷, 以及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真迹行书及其他名家法书数十帖。此外,还有大批佛橡、绣轴、舍利.金塔模型及其他法器。所携带的东西没有前几次多。但仍很有价值。不久,普照也从余姚郡赶来会齐。回日的使舶于十一月十五日启航。经过一个多月的航行,于日本天平胜宝五年(753) 十二月二十日抵达日本九州南部的萨摩国阿多郡秋妻屋浦(今鹿儿岛),结束了11年的艰苦行程,终于实现了夙愿。此时,鉴直已是66岁高龄的失明老人。


 
扬州大明寺 | 浏览指南|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组织结构图
中国·扬州·大明寺
2005—2012 苏ICP备11053523号 扬州大明寺 www.damingsi.com